主页 > X生活人 >午后的好去处!9 家内行人才知道的巷弄咖啡厅 >

午后的好去处!9 家内行人才知道的巷弄咖啡厅

这年头,大街小巷开满了咖啡馆。某些咖啡馆因此特意搬到难以发觉的地点,或许是市场二楼,或许是旧公寓,这些难找得要命的咖啡馆,往往最让人安心自在。我们请到了素来喜爱在地点难寻的咖啡馆,埋首写稿的媒体工作者陈静宜,由她来带着我们去九家隐身在巷弄间的咖啡馆,感受这些角落是多幺令人流连,一起出发吧。

1. The Lobby of Simple Kaffa _ 世界咖啡大师的祕密基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Simple Kaffa 老闆吴则霖是连续三届台湾咖啡大师冠军。

有些天生好静的人,人潮爱去哪就偏不去哪。假日的台北东区,会让他们犹如见光死的细菌,无处躲藏;若非去不可的话,通常的选择是Simple Kaffa。按着地址找这家店,会走到一栋大楼的警卫室,但离成功也就只差一步,警卫室的人会好心地指示你怎幺走。

感谢东区那些青春多到抖也抖不完的男女,义无反顾地奔向了邻近的人气咖啡馆,让这里在荷尔蒙密度超高的人潮区块中,尚存一席容身之地。

沿着镂空阶梯往下走是一个户外广场,橱窗内有看起来高档的男装,带着坚毅态度向内走就对了,通常不用候位就能有很棒的下午茶,并与相约之人可以好好说话。

老闆吴则霖蝉联二○一三至一五年连续三届世界盃咖啡大师(WBC)台湾区冠军,并获得一四年世界第七的成绩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Simple Kaffa 除了咖啡好喝之外,爆浆抹茶捲也是明星商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走廊尽头独立4人座,是除了卡尔 · 拉格斐画像外,无人打扰的安静好位。

要上厕所 先输入密码

咖啡品质不在话下,「爆浆抹茶捲」也相当诱人,店家也推荐单人份的半熟凹蛋糕「皱皱」,展现无敌迷人的「流量」,胜过市售名牌蛋糕柜。

幸运的话,可以坐在走廊尽头独立四人座,无人打扰(除了墙上挂着香奈儿创意总监卡尔.拉格斐画像),这也是离厕所最近的座位,得以去上「密码厕所」。

说到厕所,店家会给一组夹杂数字与英文字母的纸条,再到厕所门口按钮解锁。天可怜见,幸亏英文字母未分大小写,有人曾连续按错七次。

2. 德布咖啡台北店 _ 绝对少见的茶艺馆空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德布吧台后方的木柜,原先是中药行的药材柜,现在则拿来摆咖啡用品,相当有特色。

每当有人抱怨德布台北店不好找时,总会有人跳出来主持公道,说:「如果你去过它的石门店再说吧!」石门店在北海岸乾华国小内,被网友封为「远得要命的咖啡馆」,只是后来租约到期,老闆林建威搬到台北来,对台北人来说,是相对「好找得要命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杏仁太妃糖以多种糖混合加上杏仁,与咖啡相当搭配。

备有四十多种精品豆

林建威是咖啡品质鉴定师(Q Grader)、咖啡萃取金杯认证,本身也担任沖煮比赛评审,一般咖啡馆现场顶多备十多种咖啡豆,但德布台北店有四十种左右的精品豆可选,外袋包装除了品种、产地、处理法、烘焙点等,还标注烘豆机资讯。

喝咖啡一定会搭配的是全台独有的手做甜点「杏仁太妃糖」,虽然名字有太妃糖,但并没有太妃糖,而是以多种不同的糖混合搭配上杏仁,製成如浅咖啡色糖砖那样。

杏仁太妃糖入口外层冰凉,一旦咬碎,随着嘴里升高的温度散发出不同深浅香气与甜味。即便咖啡已经很厉害,但若是服务人员说:「对不起,今天杏仁太妃糖已经卖完了。」心中还是不免会出现一下「哎呀」那种失落感。 

这里也是少见附有半开放式包厢设计的咖啡馆。选择半包厢区的客人必须脱鞋入列、席地而坐,而那里常是最容易客满的区域。

只是不像早年茶艺馆包厢那样附有捲帘、略高于地面的平台,这里放眼望去像是一个个真人实境秀,成为喝咖啡之外的余兴节目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德布台北店有咖啡馆少有的半开放式包厢。

3. 时常在这里 _ 手做甜点太迷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「时常在这里」的主体是一间老民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 一口甜点、一口饮料,是拜访「时常」能尝到的小幸福。

「时常在这里」按图索骥并不难找,真正难的是「时常不在这里」。一周只开四天,下午一点开、晚上六点就打烊,有时出国採购就休店半个月、一个月,不接受预约,只能现场候位。 

店里只有六桌、十五个座位,超过了就只能在门外排队,假日还可能因为人多,由员工在门外进行「流量管制」,可谓入门门槛相当高的店。

这是间六十年的老宅子,红白相间直条的木门,像国中放学后要去的同学家,而这位同学家每天都有好吃的蛋糕。由Aaron所掌管的「时常吃菓子屋」,每天更换手作的甜点,因此天天要重新手写菜单,很有人的温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店家每天推出不同口味的蛋糕,卖完即休息。前为香橙巧克力戚风蛋糕。

店内分为「时常吃菓子屋」与「生活道具屋」,生活道具屋提供许多台湾或日本的杂货;「时常吃菓子屋」则提供甜点。菓子屋有两张桌,可说是精选位中的精选位;熟客首选是坐在离Aaron最近的位置,一方面是享受做蛋糕时迷人的香气。

而蛋糕除了内用也提供外带,因此当做好的蛋糕一端上枱面,还保有机会抢头香,若跟过旅行团到日本药妆店里採购,必然能体会这在说什幺。

即便是切开后横躺的戚风蛋糕,或是冬季限定的招牌「现场做很高的热蛋糕」,看起来都相当幸福,像是抱着某种使命来到这世界上,大概因为它是真心想做而被做出来,而不是为了做而做的制式化蛋糕吧。

当生活犹如剑山般尖锐陡峭时,便容易在这蛋糕里寻求到温暖的抚慰。

4. Ruth C. Coffee _ 港都各种风情浓缩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Ruth C. Coffee 位于一条五光十色的窄巷中,闹中取静。

人们执拗地只认定基隆一种样子:基隆不能没有雨,还要带点凄苦、迷濛、寂寥,与神色木然的行人。港都夜雨适合喝热咖啡,撑伞走入那条连巷子都谈不上、类似防火巷的通道。

那通道有门口摆着晒衣架的美容院;有大波浪捲髮女人依偎着外国船员的卡拉OK店;有提供休息、过夜服务的老海景旅馆的后门;有打着瞌睡老闆娘的小杂货铺、贴满钻片的高跟鞋女鞋店、六十年鱼丸汤老店,不过是几步路就兼具食衣住行,还能饱览爱恨嗔癡。

而Ruth C. Coffee很安详地夹藏在其中。

一般人不会在吃饭时间喝咖啡,基隆尤其如此;搭配最好的座位就是吧枱靠墙数来第二个,也就是老闆Rich的正对面,这时间店内多半空无一人,可以享受包场礼遇,欣赏他沖煮咖啡、尽兴地聊天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开业一年,老闆Rich说,曾经有几次,一整天连一个客人也没有。但他仍日日如一。

有时候  整天都没客人

Rich的咖啡喝起来很舒服,跟他谈话也相当舒服。只是没见过那幺纯粹的咖啡馆,除了与咖啡相关的东西之外,几乎就没什幺别的了,连店卡都没有安置的浅盘,它们很规矩地躺在桌面上。 

开业一年,Rich一个人烘豆子、煮咖啡、招呼客人、洗杯盘,守着店从晨昏到夜里,无论晴雨。他曾经说过,「有几次,一整天连一个客人也没有,连来借厕所的、问路的、好奇的都没有。」说完,空气变得沉默,雨则下得更大了。

5. 达开想乐_看见时光的蹤迹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在达开想乐,可以看到时间留存在空间里的画面。

在一个好天气的早上来到这里,随着天上云朵飘开,大把阳光从窗口灌入,褪色木桌上,有大片木框玻璃窗斜映出平行的几何光影,想像外头是郭雪湖笔下的《南街殷赈》,画里无中生有的三楼加盖,不就犹如现代的「达开想乐」吗?

桌面被晒得都发热了,四周摆设的文创物件,像原本就在那儿似的,一切是那幺自然。人总说时间看不见,怎幺会?时光不就在这里?多迷人,教人看得入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达开想乐结合了家具展示,以及小咖啡座的空间。

孤僻的好去处

假日的大稻埕让人避之惟恐不及,若是不想跟朋友喊破喉咙聊天的话,达开想乐是一个神祕的选择。

它是一栋老式洋房,一、二楼是印尼老家具展示区,三楼贩售国内文创品牌的物件,兼提供饮品休憩。一般游客不一定入内、入内不一定上楼,有家具门面当「掩护」,怎料到楼上可以喝咖啡、看日光?

上天有好生之德,总会让孤僻的人有地方可去。有两位朋友相约于此,约定时间过了好久。 

一人气喘吁吁地上楼,一来便对另一人开口:「这是妳会喜欢的地方,对吧?」不免让人臆测那人应该是按朋友给的地址而来,却发现怎幺是家具店,又担心自己抄错资讯,路上、心上怕是折腾了几遍,终于才下决心向店家问明白。

看来那人明知是朋友小小的捉弄,急出一身汗又不忍苛责,「这是妳爱玩的把戏,对吧?」另一人呵呵笑着,当作了回答。

6. 真书轩_大老闆家楼下喝咖啡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真书轩的大片玻璃,可说是大安森林公园树海第一排。

所谓「千万买宅、亿万买邻」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!真书轩位于台北大安森林公园树海第一排的勤美璞真中。必须经警卫指点,搭上缀满八千颗LED灯、被称为「异次元空间」的升降梯,才能抵达旗下基金会所开设的咖啡馆。

一般人住不起,但还喝得起咖啡;只是价格不算便宜,即使美式咖啡,也要两百多元。买不到什幺大老闆坐在隔壁喝咖啡,但能买到清静倒是不假。

「想当年自己也有攀上富二代的少女梦,只是眼看着连富三代都出生了,我还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喝咖啡。」陈静宜笑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在真书轩可享受咖啡,也可以自由阅读,甚至写下心情记事。

美式咖啡  四季都不同

说到咖啡,除了几款单品,美式咖啡风味表现也很丰富。美式咖啡是用巴西、曼特宁等四款豆子组合而成,据说配方不变,但会随着四季而比例不同。

一般美式咖啡多数是可怕的垃圾,真感动有人愿意这样看重它。至于季节与配方豆比例的关联性,或许要花一个四季的时间才能好好理解。 

在台北市区很难找到没有遮蔽物的窗景,这里一抬头就是满满的绿意。馆内可以随意阅读各式藏书,尤其是那本重二十六公斤、女摄影师安妮.莱柏维兹(Annie Leibovitz)的作品,最具特色。

或许你也会想拿起菜单里夹着的三联,一连三式写下心得:一张夹在书里、一张自行收藏、一张由服务人员留存,然后像电影《情书》那样,调皮地署名「藤井树」。

7. 自然醒咖啡_公寓老派极简之必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「自然醒」店猫妮妮动不动就「自然睡」,可一边享受着咖啡配零食,一边看猫的随兴自在。

即便二○一四年时,在「世界盃咖啡大师赛(WBC)」中得到世界烘豆冠军的赖昱权,他所经营的高雄「Café自然醒」名气响亮,不过这里要提的是,开业更早于高雄的台北「自然醒咖啡公寓」。

慵懒人的国度 

这家咖啡馆得按着地址找,稍不留心便要错过,等到找着一个没有门、没有招牌的沉默绿色窄梯,耐着性子走上二楼便是。开店的时间是下午一点,完全符合睡到自然醒精神,那是慵懒人国度里的时刻表,吾等只是按表操课。 

然而慵懒人国度教主,正是镇店之猫「妮妮」,动不动就自然睡,而且体型娇小、动作轻盈,进而定住不动即与周遭家具合而为一。妮妮最爱的位置是窗台上,尤其当冬阳投照在牠身上,脑波弱的人,一不小心就跟着一起睡着。 

自然醒咖啡公寓重点不在咖啡,而是在半老旧家具的混搭布置。熟客最喜欢两个位置,其一是面窗最左边靠墙的沙发座位,除了台北教育大学附设实验小学的盎然绿景得以尽收眼底外,同时也是捕捉妮妮睡姿的最好位置。

秋、冬的午后为佳;春、夏有时就太晒了。

其二则是正三角形玻璃桌与红色压克力椅区,一般常见总是圆桌、方桌,而面对三角桌时提醒着人们要有不同思考方向。别小看三角形,它让安藤忠雄打造了亚洲现代美术馆,开启人们对几何认知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8. 边边 _ 在我的世界里横行无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边边有很多小玩意儿可供玩耍,老闆童心的展现也在楼梯间的座位,这里被老客人称为「边边的边边」。

边边(音同边边)不难找,但边边就如其名,在不起眼巷弄的边上。某种程度来说,它并不希望被发现,甚至也不在意是否会被发现,有时当不被发现时,反而是一种自在。

边边有自己的自在,懂得的人懂得,不懂得的人有自己追寻的其他世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暗室暖灯,正像边边的氛围。

楼梯间变祕密基地

走入边边,恐怕多少也有这样的心情。老闆叫小孬,谁会叫自己孬种?曾有客人鼓起勇气问:「是孬种的孬吗?」竟然还真是孬种的孬。原来就学时他看来斯文,就被同学取了这个绰号。 

不过小孬一点也不孬,许多人梦想未来要开家咖啡馆,但往往只是梦想,永远不会实现;而他毕业后没多久,便经营了闲隅咖啡店(已停业),又开了边边,虽不在一级商业区,但像一盏小灯,在小街小巷里兀自发亮,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终究有机会让这样的热忱,点亮整座城市。 

这里是一栋二层楼的民宅,被许多人视为畸零地的一楼楼梯间,经过小孬打盏灯、放几本书,就成了足以让一个人躲藏的祕密基地,跟许多人童年时的衣橱有异曲同工之妙,好像只要在里面,人生遇到了什幺痛苦的事,都可以熬得过去。

后阳台除了晒衣服外,经常是故障电风扇、坏掉拖把、断脚矮凳的坟场,眼不见为净的地方,但边边的后阳台也被打造成户外座位区。陈静宜称这里为「边边的边边」,开发这样的地方,真像是对孤僻人的一种慈悲啊。

9. 台南秘氏咖啡 _ 一道楼梯隔出香港风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台南秘氏咖啡是自1951年以来,永乐市场二楼第一个对外公开营业的店家。

江湖中是这幺说,秘氏咖啡的台北店与台南店要称「北秘」、「南秘」,北秘已有不少人找不到,但南秘更「秘」高一筹。

寻找南秘不需要地址,只要到台南永乐市场,找到「修安扁担豆花摊」旁的机车店;这时不要相信自己的理智,要相信前人的指示,沿着菜市场楼梯往上走便能寻获。它是自一九五一年以来,市场二楼第一个对外公开营业的店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「南秘」门外是一般住家,常有人串门子;走进门内,珠帘、昏灯弥漫着香港风情。

淡淡旧式香港风情

建议最好造访南秘的时间点是夕阳西下,类似三谷幸喜电影《魔幻时刻》中,那种变换快速的天色,有一种不真实感,随着黄昏步入黑夜。

南秘与北秘都让人有时空错置之感:北秘一进门就像进入了民初的旧上海;南秘门外邻居的衣架还晾着衣服、欧里桑串门子,楼下是闹哄哄的菜市场,一进门则有老钟、珠帘、昏灯摆饰,飘着旧香港风情。

但,哪里只是这样而已?北秘吧枱咖啡师阿俊的真实身分是导演,老闆子洋的另一身分是理髮师;南秘的男主人小义在台南曾从事考古事务,女主人小罗则是想找回九龙城寨时光的香港人,是吧,像戏,或许正是戏。 

唯一不是戏的是,小罗被当地人认证为台南人了。因为前阵子她得到了台南最热门的登革热,幸亏年纪轻,早早痊癒,任谁听到都会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说:「这不是『爱逮丸』(爱台湾),什幺才是『爱逮丸』?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